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垃圾分类自己的家nwkhc

来源:南方日报网络版    时间:2019-11-20 07:06:29

垃圾分类自己的家okp3q _________盛世█▲线路:ss553.com______________  免。”玉梅一见数物,哭倒在地。中立向前抱起道:“嫂嫂不须烦恼,汝丈夫已死,吾与汝成了夫妇,谅亦不玷辱了你,何故执迷太甚!言罢,情不能忍,又强欲求饮。玉梅自思:这贼将丈夫谋财杀命,又要谋我为妾,若不从,必遭其毒手。遂对中立道:“妾有半年身孕,汝若要妾成夫妇,待妾分娩之后,再作区处;否则妾实甘一死,不愿与君为偶。”中立自思:分娩之后,谅不能逃。遂从其言。就唤王婆吩咐道:“汝同这娘子往深林中山神庙边,我有一所空房在彼,你可将她藏在此处,等她分娩之后,不论男女,将来丢了,待瞒月时报我知道。”当日,王婆依言领江玉梅去了。  话分两头。且说本荣父亲金彦龙,在家思念儿子、媳妇不归,音信并无。彦龙乃与妻将家私封记,收拾金银,沿路来寻不题。不觉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江玉梅在山神庙中旁空房内住了数月,忽一日肚疼,生下一个男儿。王婆近前道:“此子只好丢在水中,恐李长者得知,连累老身。”玉梅再三哀告道:“念他父亲痛遭横祸,看此儿亦投三光出世,望乞垂怜,待他满月,丢了未迟。”王婆见江玉梅情有可矜,心亦怜之,只得依从。不觉又是满月,玉梅写了生年月日,放在孩儿身上,丢在山神庙候人抱去抚养,留其性命。遂与王婆抱至庙中,不料金彦龙夫妻正来这山神庙中问个吉凶,刚进庙来,却撞见江玉梅。公婆二人大惊,问其夫在何处,玉梅低声诉说前事,彦龙听了,苦不能忍,急急具状告理。  当日李四得了宝物,急急回家与李中立交清楚。中立大喜,吩咐置酒,在后堂请嫂嫂江玉梅出来。玉梅见天色已晚,乃对中立道:“叔叔令丈夫去看庄所,缘何此时不见回来?”李中立道:“吾家亦颇富足,贤嫂与我成了夫妇,亦够快活一世,何必挂念丈夫?”玉梅道:“妾丈夫现在,叔叔何得出此牛马之言?岂不自耻!”李中立见玉梅秀美,乃向前搂住求欢,玉梅大怒,将中立推开道:“妾闻在家从父,出嫁从夫,妾夫又无弃妾之意,安肯伤风败俗,以污名节!”李中立道:“汝丈夫今已被我杀死,若不信时,吾将物事拿来你看,以绝念头。”言罢,即将数物丢在地下道:“娘子,你看这头巾,刀上有血,若不顺我时,想亦难

  过了数日,李中立见财色起心,暗地密唤李四吩咐道:“吾去上蔡县做买卖时,被金本荣将本钱尽赖了去。今日来到我家,他身边有珍珠百颗,玉连环一对,你今替我报仇,可将此人引至无人处杀死,务要刀上有血,将此珠玉之物并头上头巾前来为证,我即养你一世,决不虚言。”李四见说,喜不自胜,二人商议已定。次日,李中立对金本荣道:“吾有一所小庄,庄内有一窨在彼,贤兄可去一看。”本荣不知是计,遂应声道:“贤弟既有庄所,吾即与李四同往一观。”当日乃与李四同去。原来金本荣宝物日夜随身。二人走到无人烟之处,李四腰间拔出利刀道:“小人奉家主之命,说你在上蔡县时曾赖了他本钱,今日来到此处,叫我杀了你。并不干我的事,你休得埋怨于我。”遂执刀向前来杀,本荣见了,吓得魂飞天外,连忙跪在地下苦苦哀告道:“李四哥听禀:他在上蔡时,我多有恩于他,他今日见我妻美貌,恩将仇报,图财害命,谋夫占妻,生此冤惨。乞怜我有七旬父母无人侍养,饶我残生,阴功莫大。”李四听了说道:“只是我奉主命就要宝物回去。且问汝宝物现在何处?”本荣道:“宝物随身在此,任君拿去,乞放残生。”李四见了宝物又道:“吾闻图人财者,不害其命;今已有宝物,更要取你头巾为证,又要刀上见血迹方可回报,不然,吾亦难做人情。”本荣道:“此事容易。”遂将头巾脱下,又咬破舌尖,喷血刀上。李四道:“我今饶你性命,你可急往别处去躲。”本荣道:“吾得性命,自当远离。”即拜辞而去。

  第六十五回 地  窨  免。”玉梅一见数物,哭倒在地。中立向前抱起道:“嫂嫂不须烦恼,汝丈夫已死,吾与汝成了夫妇,谅亦不玷辱了你,何故执迷太甚!言罢,情不能忍,又强欲求饮。玉梅自思:这贼将丈夫谋财杀命,又要谋我为妾,若不从,必遭其毒手。遂对中立道:“妾有半年身孕,汝若要妾成夫妇,待妾分娩之后,再作区处;否则妾实甘一死,不愿与君为偶。”中立自思:分娩之后,谅不能逃。遂从其言。就唤王婆吩咐道:“汝同这娘子往深林中山神庙边,我有一所空房在彼,你可将她藏在此处,等她分娩之后,不论男女,将来丢了,待瞒月时报我知道。”当日,王婆依言领江玉梅去了。

  本荣在路夜宿晓行,不一日将近洛阳县。忽听得往来人等纷纷传说,西夏国王赵元昊兴兵犯界,居民各自逃生。本荣听了传说之言,思了半晌,乃谓其妻江玉梅道:“某在家中交结个朋友,唤做李中立,此人在开封府郑州管下汜水县居住,他前岁来我县做买卖时,我曾多有恩于他,今既如此,不免去投奔他。”江玉梅从其言。本荣遂问了乡民路径,与妻直到李中立门首,先托人报知。李中立闻言,即忙出迎本荣夫妇入内,相见已毕,茶罢,中立问其来由。本荣既告以因算命同来躲灾之事,承父将珍珠、玉连环往洛阳经商,因闻西夏欲兴兵犯境,特来投奔兄弟。”中立听了,细观本荣之妻生得美貌,心下生计,遂对本荣道:“洛阳与本处同是东京管下,西夏国若有兵犯界,则我本处亦不能免。小弟本处有个地窨子,倘贼来时,只从地窨中躲避,管取太平无事。贤兄放心且住几时。”便叫家中置酒相待,又唤当值李四去接邻人王婆来家陪侍。李四领诺去了,移时王婆就来相见,请江玉梅到后堂,与李中立妻子款待已毕,至晚,收拾一间房子与他夫妻安歇。

  本荣在路夜宿晓行,不一日将近洛阳县。忽听得往来人等纷纷传说,西夏国王赵元昊兴兵犯界,居民各自逃生。本荣听了传说之言,思了半晌,乃谓其妻江玉梅道:“某在家中交结个朋友,唤做李中立,此人在开封府郑州管下汜水县居住,他前岁来我县做买卖时,我曾多有恩于他,今既如此,不免去投奔他。”江玉梅从其言。本荣遂问了乡民路径,与妻直到李中立门首,先托人报知。李中立闻言,即忙出迎本荣夫妇入内,相见已毕,茶罢,中立问其来由。本荣既告以因算命同来躲灾之事,承父将珍珠、玉连环往洛阳经商,因闻西夏欲兴兵犯境,特来投奔兄弟。”中立听了,细观本荣之妻生得美貌,心下生计,遂对本荣道:“洛阳与本处同是东京管下,西夏国若有兵犯界,则我本处亦不能免。小弟本处有个地窨子,倘贼来时,只从地窨中躲避,管取太平无事。贤兄放心且住几时。”便叫家中置酒相待,又唤当值李四去接邻人王婆来家陪侍。李四领诺去了,移时王婆就来相见,请江玉梅到后堂,与李中立妻子款待已毕,至晚,收拾一间房子与他夫妻安歇。  过了数日,李中立见财色起心,暗地密唤李四吩咐道:“吾去上蔡县做买卖时,被金本荣将本钱尽赖了去。今日来到我家,他身边有珍珠百颗,玉连环一对,你今替我报仇,可将此人引至无人处杀死,务要刀上有血,将此珠玉之物并头上头巾前来为证,我即养你一世,决不虚言。”李四见说,喜不自胜,二人商议已定。次日,李中立对金本荣道:“吾有一所小庄,庄内有一窨在彼,贤兄可去一看。”本荣不知是计,遂应声道:“贤弟既有庄所,吾即与李四同往一观。”当日乃与李四同去。原来金本荣宝物日夜随身。二人走到无人烟之处,李四腰间拔出利刀道:“小人奉家主之命,说你在上蔡县时曾赖了他本钱,今日来到此处,叫我杀了你。并不干我的事,你休得埋怨于我。”遂执刀向前来杀,本荣见了,吓得魂飞天外,连忙跪在地下苦苦哀告道:“李四哥听禀:他在上蔡时,我多有恩于他,他今日见我妻美貌,恩将仇报,图财害命,谋夫占妻,生此冤惨。乞怜我有七旬父母无人侍养,饶我残生,阴功莫大。”李四听了说道:“只是我奉主命就要宝物回去。且问汝宝物现在何处?”本荣道:“宝物随身在此,任君拿去,乞放残生。”李四见了宝物又道:“吾闻图人财者,不害其命;今已有宝物,更要取你头巾为证,又要刀上见血迹方可回报,不然,吾亦难做人情。”本荣道:“此事容易。”遂将头巾脱下,又咬破舌尖,喷血刀上。李四道:“我今饶你性命,你可急往别处去躲。”本荣道:“吾得性命,自当远离。”即拜辞而去。

  话分两头。且说本荣父亲金彦龙,在家思念儿子、媳妇不归,音信并无。彦龙乃与妻将家私封记,收拾金银,沿路来寻不题。不觉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江玉梅在山神庙中旁空房内住了数月,忽一日肚疼,生下一个男儿。王婆近前道:“此子只好丢在水中,恐李长者得知,连累老身。”玉梅再三哀告道:“念他父亲痛遭横祸,看此儿亦投三光出世,望乞垂怜,待他满月,丢了未迟。”王婆见江玉梅情有可矜,心亦怜之,只得依从。不觉又是满月,玉梅写了生年月日,放在孩儿身上,丢在山神庙候人抱去抚养,留其性命。遂与王婆抱至庙中,不料金彦龙夫妻正来这山神庙中问个吉凶,刚进庙来,却撞见江玉梅。公婆二人大惊,问其夫在何处,玉梅低声诉说前事,彦龙听了,苦不能忍,急急具状告理。  免。”玉梅一见数物,哭倒在地。中立向前抱起道:“嫂嫂不须烦恼,汝丈夫已死,吾与汝成了夫妇,谅亦不玷辱了你,何故执迷太甚!言罢,情不能忍,又强欲求饮。玉梅自思:这贼将丈夫谋财杀命,又要谋我为妾,若不从,必遭其毒手。遂对中立道:“妾有半年身孕,汝若要妾成夫妇,待妾分娩之后,再作区处;否则妾实甘一死,不愿与君为偶。”中立自思:分娩之后,谅不能逃。遂从其言。就唤王婆吩咐道:“汝同这娘子往深林中山神庙边,我有一所空房在彼,你可将她藏在此处,等她分娩之后,不论男女,将来丢了,待瞒月时报我知道。”当日,王婆依言领江玉梅去了。

  话说河南汝宁府上蔡县,有巨富长者姓金名彦龙,娶周氏,生有一子,名唤金本荣,年二十五岁,娶妻江玉梅,年将二十,姣容美貌。忽一日,金本荣在长街市上算命,道有一百日血光之灾,除非是出路躲避方可免得。本荣自思:有契兄袁士扶在河南府洛阳经营,不若到他那里躲灾避难,二来到彼处经营。回家与父母说知其故。金彦龙曰:“既如此,我有玉连环一双,珍珠百颗,把与孩儿拿去哥哥家货卖,值价一十万贯。”金本荣听了父言,即便领诺。正话间,旁边走出媳妇江玉梅向前禀道:“公婆在上,丈夫在家终日只是饮酒,若带着许多金宝前去,诚恐路途有失,怎生放心叫他自去?妾想如今太平时节,媳妇与丈夫同去。”金彦龙道:“吾亦虑他好酒误事,若得媳妇同去最好。今日是个吉日,便可收拾起程。”即将珍珠、玉连环付与本荣,吩咐过了百日之后,便可回家,不可远游在外,使父母挂心。金本荣应诺,辞别父母离家,夫妇同行。至晚,寻入酒店,略略杯酌。正饮之间,只见一个全真先生走入店来,那先生看着金本荣夫妇道:“贫道来此抄化一斋。”本荣平生敬奉玄帝,一心好道便道:“先生请坐同饮。”先生道:“金本荣,你夫妇二人何往?”本荣大惊道:“先生所言,吾与你素不相识,何以知吾姓名?”先生道:“贫道久得真人传授,吉凶靡所不知,今观汝二人气色,目下必有大灾,切宜谨慎。”本荣道:“某等凡人,有眼无珠,不知趋避之方;况兼家有父母在堂。先生既知休咎,望乞怜而救之。”先生道:“贫道观汝夫妇行善已久,岂忍坐视不救。今赐汝两丸丹药,二人各服一丸,自然免除灾难;但汝身边宝物牢匿在身。如汝有难,可奔山中来寻雪涧师父。”道罢相别。  过了数日,李中立见财色起心,暗地密唤李四吩咐道:“吾去上蔡县做买卖时,被金本荣将本钱尽赖了去。今日来到我家,他身边有珍珠百颗,玉连环一对,你今替我报仇,可将此人引至无人处杀死,务要刀上有血,将此珠玉之物并头上头巾前来为证,我即养你一世,决不虚言。”李四见说,喜不自胜,二人商议已定。次日,李中立对金本荣道:“吾有一所小庄,庄内有一窨在彼,贤兄可去一看。”本荣不知是计,遂应声道:“贤弟既有庄所,吾即与李四同往一观。”当日乃与李四同去。原来金本荣宝物日夜随身。二人走到无人烟之处,李四腰间拔出利刀道:“小人奉家主之命,说你在上蔡县时曾赖了他本钱,今日来到此处,叫我杀了你。并不干我的事,你休得埋怨于我。”遂执刀向前来杀,本荣见了,吓得魂飞天外,连忙跪在地下苦苦哀告道:“李四哥听禀:他在上蔡时,我多有恩于他,他今日见我妻美貌,恩将仇报,图财害命,谋夫占妻,生此冤惨。乞怜我有七旬父母无人侍养,饶我残生,阴功莫大。”李四听了说道:“只是我奉主命就要宝物回去。且问汝宝物现在何处?”本荣道:“宝物随身在此,任君拿去,乞放残生。”李四见了宝物又道:“吾闻图人财者,不害其命;今已有宝物,更要取你头巾为证,又要刀上见血迹方可回报,不然,吾亦难做人情。”本荣道:“此事容易。”遂将头巾脱下,又咬破舌尖,喷血刀上。李四道:“我今饶你性命,你可急往别处去躲。”本荣道:“吾得性命,自当远离。”即拜辞而去。

  免。”玉梅一见数物,哭倒在地。中立向前抱起道:“嫂嫂不须烦恼,汝丈夫已死,吾与汝成了夫妇,谅亦不玷辱了你,何故执迷太甚!言罢,情不能忍,又强欲求饮。玉梅自思:这贼将丈夫谋财杀命,又要谋我为妾,若不从,必遭其毒手。遂对中立道:“妾有半年身孕,汝若要妾成夫妇,待妾分娩之后,再作区处;否则妾实甘一死,不愿与君为偶。”中立自思:分娩之后,谅不能逃。遂从其言。就唤王婆吩咐道:“汝同这娘子往深林中山神庙边,我有一所空房在彼,你可将她藏在此处,等她分娩之后,不论男女,将来丢了,待瞒月时报我知道。”当日,王婆依言领江玉梅去了。  第六十五回 地  窨

  免。”玉梅一见数物,哭倒在地。中立向前抱起道:“嫂嫂不须烦恼,汝丈夫已死,吾与汝成了夫妇,谅亦不玷辱了你,何故执迷太甚!言罢,情不能忍,又强欲求饮。玉梅自思:这贼将丈夫谋财杀命,又要谋我为妾,若不从,必遭其毒手。遂对中立道:“妾有半年身孕,汝若要妾成夫妇,待妾分娩之后,再作区处;否则妾实甘一死,不愿与君为偶。”中立自思:分娩之后,谅不能逃。遂从其言。就唤王婆吩咐道:“汝同这娘子往深林中山神庙边,我有一所空房在彼,你可将她藏在此处,等她分娩之后,不论男女,将来丢了,待瞒月时报我知道。”当日,王婆依言领江玉梅去了。  当日李四得了宝物,急急回家与李中立交清楚。中立大喜,吩咐置酒,在后堂请嫂嫂江玉梅出来。玉梅见天色已晚,乃对中立道:“叔叔令丈夫去看庄所,缘何此时不见回来?”李中立道:“吾家亦颇富足,贤嫂与我成了夫妇,亦够快活一世,何必挂念丈夫?”玉梅道:“妾丈夫现在,叔叔何得出此牛马之言?岂不自耻!”李中立见玉梅秀美,乃向前搂住求欢,玉梅大怒,将中立推开道:“妾闻在家从父,出嫁从夫,妾夫又无弃妾之意,安肯伤风败俗,以污名节!”李中立道:“汝丈夫今已被我杀死,若不信时,吾将物事拿来你看,以绝念头。”言罢,即将数物丢在地下道:“娘子,你看这头巾,刀上有血,若不顺我时,想亦难



相关文章

版权所有:r1w90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